随笔美文

像云一样飘

[ 时间:2011-05-20 | 作者:于晓帆 | 来源:作文本,校报 ]
我要评论 | 栏目:随笔美文 浏览:
 

 

风掠过树林的梢头,林子上空便一处接一处地想起了铮铮的弦音。血色残阳水淋淋的从水面升挂在天空,又想起黛玉的诗,“秋花惨淡秋草黄,狄狄秋灯秋叶长······”
下午的阳光被黄土揉碎了,忽然觉得下沉的太阳不是坠向西山,而是坠向人们的心里。
终于,我们无法改变学校的决定。
我们都知道世界上没有什么可以永恒,即使是最娇艳的鲜花也会凋零。
飞流直下三千尺的难过,碎了一地,想着那些纷纷扬扬的岁月,那吵吵闹闹的人群,思念总是满溢。
熟悉的一切,兰香依存,不见故人影。再见了,曾经的八班!
我看着时光从手背上轻轻划出伤痕,无能为力。我们最后的默契是彼此分离。悲哀破封而出,鲜血淋淋。
最后放学的那天傍晚,我们全然忘却期中成绩,忘却父母心情,只是呆呆的坐在一边。呼啸的风擦疼了肩膀,我看着无望的路双手无惜。谁也没法说清离开八班的我究竟会怎样。
我和几个同学始终低头走路,满眼恐惧,一脸苍茫。所有来往的人都惶恐的来来去去,没有人停下来看我们眼睛里的悲哀。终于,有一个人首先哭出了声,那根一直紧绷着的弦就那么轻松的断了。泪水一泻而不止,悲哀从指尖爬到心脏,只能一寸一寸的泯灭疼痛。
其实结果还没有出来,未来是幸福还是悲哀仍是未知。
有些醉意的风,温柔的拂过行人的脸庞,在吟唱孤苦还是倾诉离愁。
我们在一棵巨大的梧桐树前不约而同的停下了。梧桐的枝丫孤零零的伫立在空气中,印象中它从没有发过芽。
我分不清这里的季节是冬天还是夏天,在这个城市或许这并没有什么区别。
月光打下来,投下最悲哀的影子。
我们在哭,但是在大海里落泪。没有人能察觉,因为泪是咸的,海水也是咸的。
晚风轻柔妩媚,徐徐拂面,街上华灯映目,橘红色的灯光慵懒地笼罩着鲜艳的出租车,那些车也只是目的地的过度罢了,柔靡而充满蛊惑。
终于,我顶着巨大的压力和承受了太多的神经系统打开了网页上的通知。我看到,新班级仍有曾经熟悉的面孔。
心中的石头,宛如一颗星辰的陨落,也重重的坠下了。理想并没有与我背道而驰。我想,我会适应,我们仍可以像云一样飘。

屋檐家-习库 www.wyrj.com

 

上一页:流星
下一页:丢了星星的鱼
共有 条评论 点击查看>> 文章点评  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

请注意言论,评论需要审核显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