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他文章

情殇

[ 时间:2010-12-19 | 作者:向李梅 | 来源:原创 ]
我要评论 | 栏目:其他文章 浏览:
 

“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,而是我站在你面前,你却不知道我爱你,世界上最遥远的……”,手捧着泰戈尔的《飞鸟集》,一遍一遍颂读着,泪悄无声息的从白芳的脸颊滑落,滴到雪白的枕头上,顿时大片大片如莲花盛开般的湿浸染开来。
   
医院的一切都是雪白的:雪白的床单、雪白的被套、雪白的枕巾、雪白的天花板,连心也是雪白的。住院快一个月了,白芳每天都孤独的望着窗外迎着秋风飘落的小草找不到生存的方向。一个月前,白芳还在学校为高考奋斗,每天起早贪黑,只为追随一个人,即使他永远不知道,只为和他同进一所大学学习,然后幻想着某一天他从她身边经过,忽然认出她,还真正关注她,最终喜欢上自己,只是在别人看来这或许只是一个很小的企盼,但她却觉是一种 奢望。在她眼里,他太过完美,完美得像熠褶发光的夜明珠,像没有瑕疵的美玉,只容观赏,却不可让人靠近。正如他名字一样---林齐,也给人帅气清朗的感觉。

白芳从进高中第一次参加军训看见林齐后,她就喜欢上他了,这情是那么真、那么切。每每看到林齐从身旁经过,白芳的心都如几万只小鹿快要碰出来一般,虽然她清醒的意识到他并不认识自己,而且他也从没看过自己一眼,毕竟两个素不认识的人怎么也不会无缘无故说话,只有匆匆相遇而又擦肩而过,其间不可能有任何言语、任何眼神、任何肢体手势,因为他们彼此如两条平行线永远不会交叉,只有陌生。

喜欢一个人,就无法忘掉他的一点一滴,就无法不关注他。白芳从小是个乖孩子,从来都不会喜欢人,只是这一次,她也无法压抑自己的喜欢。对于林齐,那个身上飘散着淡淡栀子花味道、喜爱穿衬衫的帅气男孩,白芳第一次真切的陷入对他的思念之中,无法自拔。白芳又是特别的,从小怀着对家中单亲妈妈的承诺,总是在学习上名列前茅,而且她善于掩饰,即使内心多么波澜起伏,表面上你都看不出一丝异常。她一直暗恋林齐,但没有一个人知道,

连她最好的姐妹也从未觉察。因为在白芳的心中,有一丝深深的自卑,那是包括妈妈也未曾发现的,因为自卑,她内向,但却细腻;她腼腆,却心地善良;她胆小,却乐于助人。这大概也是白芳从小朋友对她都十分真诚的原因吧!

白芳第一次暗恋一个人,心中常常十分波动,说来也巧,林齐是白芳好姐妹的中学同学,姐妹常常邀大家一起野炊、春游,自然白芳和林齐也很熟了,每次和他在一起,白芳都十分紧张,好歹她的控制力强,在别人看来,她举止得当而且处变不惊,没有一丁点披漏。

白芳躺在病床上,想起她一生也无法忘记的一件事。那是高二下半学期一个晴朗的午后,林奇穿得很帅,或许是自他看来最帅的一次,这天林奇邀她一起吃冰欺凌,还给她买了一串很精致的项链。白芳不解:“你为什么送我项链,还请我吃这么好的?又有什么企图?”林奇刷的脸红了,吞吞吐吐的说:“我……我……”白芳很紧张,心想难道他也喜欢我?不会要向我表白吧。“我一直都喜欢某某,以前同学时就是,现在大了,我想追她你能帮我吗?”林奇小声嘀咕。白芳心一下像被次穿透一般,虽然他声音很小,但那个他想追的女孩是呢个名字确如晴天响雷一般震在她的心头,原来他喜欢的是自己最好的姐妹,原来他给我笑脸只为讨好自己,让自己帮他。白芳不明白,平时他大大咧咧,为什么在这事上不敢说,而且偏偏找自己帮他,追自己最好的朋友,那一刻,白芳真想告诉他自己一直都喜欢他,自己暗恋他快两年了,为什么你就不能找别人,还伤害了自己那脆弱的心呢?

白芳崩溃了,自己最喜欢的人却喜欢自己最好的朋友,她很气愤,扔下冰欺凌跑开了,奔走时泪如豆粒一样大颗大颗溢出,脸颊已被泪水模糊,心很痛,冰欺凌的甜还在口中停留,课心却比咖啡还苦。林奇很茫然,平时脾气那么好的白芳怎末会有如此大的反应,因为他不知道这个女孩的心已经追随他好几年了,而他却把眼光留在了别的地方。

后来白芳渐渐沉默寡言了,或许因为自己的心门渐渐光比,或许因为林奇的爱已无法挽留。曾说过白芳是特别的,她掩饰的天衣无缝,却没有人知道她的心在流血,而且那血已汇聚成了一条小溪。她有是真的很恨,恨让她不在欢笑不在开朗,好友没有觉察,林奇也粗心大意,以为白芳是以为高考在即压力太大才会变得如此的伤感。带着伤,白芳更拼命了,最终她考上了林奇报考的第一志愿的那所大学,好朋友也考上了。三个人依旧能在一起,只是有一个人成了多余,而另外两个人成了携手相伴的情侣

那一天,三人去拿通知书,在过马路的时候,一辆飞驰的小汽车,好友正在那辆车前,林奇吓坏了,他准备跑过去用自己去保护心爱的人,即使牺牲生命也无所谓,白芳哭了一切都已成定局。自己只是林奇生命中的过客,而他却是自己生命中的唯一。他绝不会让他受到一丁点伤害,赶在林奇之前,她跑到马路中间面推开好姐妹。一瞬间,血溅四射,白芳翩翩然之隐约听见了林奇和好姐妹的呼喊声,还似乎听见了救护车发出的声响,她想:我死了吗?也好,就让我解脱吧,就让我心爱的人带着自己的祝福享受幸福。

待到白芳醒来已近是三天后,医生说脑部受伤很严重可能要治疗一段时间。白芳妈妈见女儿终于醒来,一下抑制不住自己几天来紧绷的神经,大声嚎啕:“芳,你终于醒来,你爸走的那几年我痛苦不已,要你再有个三长两短我怎末办啊?答应我,以后要好好爱惜自己。”白芳望着几天不见似乎苍老的母亲,看着母亲青丝中又新添添了几缕白发,心中满是愧疚,妈妈给了自己生命而自己却为永远无法触摸到的人放弃生命,真是不孝啊

你终于醒了,真担心死我了,你怎末那么傻,怎末能用自己的生命去打赌呢?提着一篮子水果进入病房,看着醒来的白芳林奇关切的说。“如果我不那样做你会那样做的,我不想看见你受伤!”说着眼眶便湿润了。“我带了一本泰戈尔的诗集,想你在医院也很无聊,就顺便拿来给你,你觉得没意思的时候就拿来翻翻吧!”说着林奇就把诗集放到了白芳的床头

打开诗集,映入眼帘的是白芳永远无法忘记的话:“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,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。”白芳望着雪白的天花板,心空空如野,面对病床前站着的林奇,她小声吟诵着,更真切体会到那份无奈与痛苦

疗养了一段时间,终于可以出院了,经过这么久的恢复,白芳的心也恢复了,她想以后再见到林奇,即使在大学的校园看到林奇与好姐妹牵手漫步幸福的微笑,自己也会坦然吧。出院前,在翻开《飞鸟集》一纸片从书页飘落下来,上面是林奇的笔迹“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面前,却不知道你爱我,而是明明相爱却不能在一起。原来,原来他是爱自己的,只是自己一直用自己的想法一味的认为去猜测他的想法。原来他希望自己实现对妈妈的承诺而甘愿牺牲爱,甘愿选择放弃对自己的爱,这是伤害,确成就而了自己最美丽的梦。原来自己不是暗恋,而是一直在收获一份对自己深沉的爱

看,大学的绿荫场上,一堆幸福的恋人彼此依偎,沐浴着和暖的阳光,那是经历情感波折后的林奇和白芳,是两个彼此相爱终于在一起的年轻人。

 

 

 


更多内容,尽情访问 www。wyrj。com 

上一页:感谢
下一页:下面没有链接了
共有 条评论 点击查看>> 文章点评  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

请注意言论,评论需要审核显示!